西昌扑火队员多数有打火经验 牺牲前经过三次实战


白思豪强调,目前纽约的病亡者人数尚未达到太平的最大容量,“尽管情况将很困难,但是我们还有空位。”

英国本国人对英国抗疫政策也有质疑和不满,主要集中于四点:

有媒体报道,在随后的3月14号,各个领域两百多个专家联名给英国政府写信,要求采取更严厉的社交隔离(social distancing)政策。同时,超过两百名行为科学家要求政府公开更多证据以支持政府所说的“行为疲劳”(behavioural fatigue)。但实际上,这两封信与群体免疫的争论都没有很大关系。

随后,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,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”(Herd  immunity  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, but is a natural by-product of an epidemic)。卫生大臣马特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也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——这是一种科学概念。”(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)

截至6日,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2181例,其中3485人病亡。

马德里卫生部于3月24日态度坚决地否认了这个谣言。并称,直到当日西班牙的呼吸机都还绰绰有余,而且以后也会像以前一样不断增加呼吸机的供应。日本政府新冠疫情咨询委员会会议现场(NHK)

4、撤侨计划:英国政府被质疑相对其他国家行动过慢。

“群体免疫”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。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“群体免疫”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“需要60%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”的问题。

纽约市首席法医办公室发言人阿雅·沃西·戴维斯(Aja Worthy Davis)则表示,纽约全市每天不仅有数百人死在医院里,而且死于家中的人数正在激增,“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,每天死于家中的人数在20至25之间。”戴维斯说道,“现在每天平均则约有200人死在家中。

意大利重症与麻醉协会(SIAARTI)在官网上发出的一份倡议文件中指出,必要时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设置年龄限制。在考虑医疗资源分配的时候,首先考虑病人存活可能性,其次考虑谁能在治疗后拥有更长的存活时间。此外,以上的规则不仅应当执行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中,而应当执行在所有病症的治疗中。